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優雅的中世紀到底有多骯臟?貴婦裙中如廁,全民「屎到淋頭」

天空之城 2022/07/30

西歐,無論是在百年前還是百年后,它都是發達與先進的代名詞。當工業革命在歐洲爆發之后,曾經位居世界第一的中國便在對比之下日益落后。

鴉片戰爭之后,腐朽而又落后的清王朝陷入半【殖】民地半封建的境況之中,隨之而來的是通商口岸的開放以及外國人的涌入。

大街上戴著禮帽的紳士、衣著華麗的貴婦,無一不在昭示著他們的先進與文明。尤其是1862年時,日本人造訪上海曾說過這樣一句話:

糞芥滿路,泥土埋足,臭氣沖鼻,其污穢難以言狀。

落后、腐朽、骯臟,近代中國似乎成為無一是處的存在。但實際上, 在某些方面,中國并不落后,比如說衛生。雖然上海臭氣熏天,但比之中世紀乃至其后兩百多年的歐洲,中國顯然要好上許多。

傳聞中優雅的中世紀,實際上的情況卻是 貴婦裙中如廁,街上糞便滿天,甚至沒有立足之處。

中世紀的歐洲:臭氣熏天

公元476年,西羅馬帝國正式宣告滅亡, 西歐自此進入長達十二世紀的中古時期,也即中世紀。中世紀的歐洲, 因著貴族極為講究的穿著,使得人們常常將其視作優雅的象征。

但實際上,中世紀的歐洲卻有些超乎你的想象。隨著羅馬帝國的覆滅,一項偉大的存在逐漸隱匿于中世紀的歐洲之中, 那便是洗澡的習慣與浴池的存在。

準確來說,中世紀前中期的西歐,仍然有洗澡的習慣。真正 讓中世紀歐洲被貼上「骯臟」與「黑暗」等標簽的要數十四世紀的黑4病。

對黑4病的恐懼

黑4病,又名鼠疫,是借 老鼠與蚤類快速傳播的一種烈性傳染病。當黑4病爆發以后,整個歐洲陷入恐慌之中,而貓作為老鼠的天敵, 卻又被視作撒旦的化身,導致貓越來越少,老鼠沒了天敵之后更加猖狂。

這場持續八年的瘟疫,使得 近三分之一的人失去性命。即使瘟疫過后,人們仍未從恐慌之中走出。

當時,醫生們認為 黑4病是通過皮膚接觸空氣中的病菌而爆發的,于是建議人們盡量避免皮膚與空氣的接觸。

這一建議便產生了兩種做法,其一便是 將自己包裹得宛如粽子一般的服飾,貴婦們一層又一層的裙子以及貴族男子層層疊疊的衣物都是如此;除此之外,便是 盡量不洗澡。

他們認為洗澡本就是將皮膚暴露在空氣之中,增加與病菌接觸的風險。而洗澡又會讓人的毛孔舒展,這無異于是一種極具風險性的行為;除此之外, 層層污垢堆在身上,也是避免皮膚與病菌接觸的一種有效手段。

因此, 穿得多、還不洗澡便成為中世紀晚期乃至其后兩百年來盛行的情況。

縱使是國王,一年到頭也才洗一兩次澡;而愿意 一年洗十多次的澡的人,在當時已經是及其愛干凈的存在。

不洗澡既使得污垢滿身,又導致整個人身上都散發著一股 難以忍受的臭味。因此,我們所熟悉的 香水便盛行開來。

早在 公元前一千五百多年,埃及便出現了香水,當時埃及艷后還規定公共場所不涂香水一律問罪。

但直到十六世紀,香水都還未風靡歐洲。真正讓 它與香料產業處于巔峰期的是十七世紀路易十四時代。

當時雖距中世紀已過去兩個世紀, 但歐洲人不愛洗澡的習慣并未改掉。難聞的體味讓人們無法忍受,于是在路易十四的帶領之下,香水就成為人們遮擋體味的一種有效工具。

受基督教的影響

除了因懼怕黑4病也不愿意洗澡之外,讓中世紀歐洲變得臭氣熏天的另一個原因便是 基督教的存在。

在基督教會的認知中, 人決定洗澡是為了洗去自己一身的罪惡。而基督徒的命運,都是等著死后接受上帝的審判,那麼人生中途 洗去自身罪惡便是不被允許的存在。

為此,想要洗澡的人會被禁止洗澡;而基督教的忠實信徒, 則以不洗澡為榮。在這種思想的影響之下,人們便都不愛洗澡了。

除了不洗澡的臭味之外,歐洲的骯臟更源于滿地糞便。

中世紀歐洲:糞便滿地

上文提到晚清時期的上海,或許有人就已經接受不了,但與更早時期的歐洲相比,后者顯然要臟得多。不同于中國歷來將糞便作為灌溉農作物的「營養物」, 中世紀的歐洲僅僅是將其作為排泄物看待。

可巧的是,那一時期的歐洲很有趣,前中期為領土集合體,后期誕生了封建國家。但這都表明, 服務大眾的公益性設施于他們而言都是一種超前的理念。

這便導致下水道系統極為稀缺。 十三世紀的倫敦,是英國唯一一個有下水道系統的城市,其公廁僅有一所。

沒有下水道,且又無法對糞便進行再利用,又不具備公益性事業的理念, 歐洲的骯臟現狀可想而知。

普通人上廁所, 大多都是找個隱秘的角落隨處大小便。而貴族自然與其有所區分,基本上都有桶或盆的存在。

不過,著裝繁復貴婦們如廁也是一件難事。有條件的會讓仆人在裙下放一個桶或者盆盛裝排泄物, 沒條件的只能直接裙中如廁,而后再讓仆人收拾。

這里我們就會發現,他們的排泄物都是用盆或桶進行盛裝,但不被利用,又沒有下水道設施, 這些東西都去了哪里呢?

那時, 大街小巷、大小河流都布滿糞便,有些住在樓上的甚至直接拿著桶往樓下傾倒,許多人因此感受了一番 「屎到淋頭」的體驗。

無比糟糕的體驗自然引起了人們的不滿,于是在屢勸不止的情況之下,后來樓上傾倒糞便, 便需要朝外大喊三聲讓人們提前注意。

這種情況之下, 禮帽與雨傘的作用,似乎也就凸顯出來了。

這種情況,直到凡爾賽宮初建之時仍然存在。路易十三修建它的時候,根本就沒想過下水道的事情,唯一存在如廁道具仍然是馬桶一類。

這就導致 初期的凡爾賽宮,是禮樂與屎尿并存,優雅與骯臟同行。

尾聲

中世紀的歐洲,骯臟與黑暗并不止體現在城市之中。但也正是城市的發展,使得新興的利益群體誕生,而后促使歐洲步入資本主義生活。

隨之而來的,是 城市風貌的改變,那時的歐洲,逐漸以文明與先進聞名于世界。

因此,無論哪個地區哪個國家都有落后的時期,發達的歐洲也是如此。我們在斥責自己所處的環境之時,也應當 橫向比較,縱向展望,看到其逐漸美好的未來。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