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李杜巔峰之戰,同地點各寫一詩,一首成七絕第一,一首成七律第一

天空之城 2022/09/02

李白和杜甫是游弋在唐風宋雨下的詩龍與詩鳳,一個飛天攬月,一個翩若驚鴻,一個浪漫粗獷,一個沉郁細膩,一個似龍般張揚盛放,一個如鳳般低調內斂。如果大唐沒有過李杜的傳說,或許詩壇依舊絢麗,但詩意如泣如訴的詩意旋律必定會單調許多。

值得慶幸的是,李杜的人生曾有過短暫的交集,那是在天寶三載的洛陽,中國最偉大的兩位唐詩天才相會了,他們一起游歷開封、商丘,次年又同游山東,飲酒賦詩,舞劍撫琴,結下了深厚的友誼。從此,李白繼續仗劍天涯,而杜甫則成了太白的忠實粉絲,一生掛念。

二人分別后,杜甫熱情洋溢地寫下十幾首懷念李白的詩作,而李白只簡單地回應了三首。這讓杜甫很郁悶:太白哥哥是不是不想我?不行,我要追隨他的腳步,重建他的人生!于是杜甫或有意無意的,開始重走李白的云游之路,去李白去過的地方,尋李白尋過的遠方。

唐肅宗乾元二年,李白因永王案被流放夜郎,行至重慶夔州途中突然遇赦,驚喜交加的李白立刻解去鐐銬,又恢復成為無比灑脫的自由人。他興奮地乘舟東下江陵,在廣闊的江面上詩興大發,洋洋灑灑寫下了這一首千古之絕唱。

《早發白帝城》李白

朝辭白帝彩云間,千里江陵一日還。兩岸猿聲啼不住,輕舟已過萬重山。

這首詩是李白流傳最廣的名篇之一,也是被稱為「驚天地而泣鬼神」的絕麗之作,同時也是被譽為「唐詩七絕第一」的不朽篇章。全詩充滿著浪漫的夸張和飄逸的奇想,一氣呵成,鋒利挺拔,堪稱驚世駭俗。

此詩一出,迅速躥紅,被大唐民眾爭相傳誦,當然也讓小迷弟杜甫激動不已,他是真心關注李白的,偶像的脫險使他倍感欣慰。唐代宗大歷二年,久病纏身的杜甫也輾轉來到夔州,來到李白當時意氣風發的地方,寫下了一首驚艷千古的經典。

《登高》杜甫

風急天高猿嘯哀,渚清沙白鳥飛回。無邊落木蕭蕭下,不盡長江滾滾來。萬里悲秋常作客,百年多病獨登台。艱難苦恨繁霜鬢,潦倒新停濁酒杯。

李白是從白帝城出發的,而杜甫則是登上了白帝城外的一座高台;李白寫詩于舟水中,而杜甫寫詩于山台上。杜甫的文字功底不容置疑,但當寫這首詩的時候,筆者相信李白的《早發白帝城》對他的創作是產生了一定影響的,加深了杜甫對偶像惺惺相惜的悲苦愁情。再外加秋日蕭瑟的景致渲染,更引發了杜甫對身世飄零的無限感慨,因此才催生出了這一首被譽為「七律之冠」的千古絕唱。

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李白寫下七絕時的心際是極度飛揚的,從被流放的階下囚一下子恢復了自由身,又可以繼續縱酒行樂、風花雪月,好不快活;而杜甫寫下七律時的心境卻是極度悲傷的,時年他已是56歲的白發老者,又剛剛離開經營了五六年的成都草堂,本就病魔纏身,卻又無依漂泊,悲上加悲,愈是感傷。

不同的境遇,造就了不同的風格,或許這就是李杜詩篇能夠萬口相傳的原因。大唐江山盛景遠闊,而李白杜甫卻能于相隔不遠的同一城各自寫下一首詩,一首成為了七絕第一,一首成為了七律第一,不愧是「李杜」,堪稱唐朝詩壇的巔峰之戰。

用戶評論